殘障小伙旅游遇到心儀女孩,交往兩個月,豪擲330萬給她買房時卻遭拉黑被罵:惡心無恥

臣臣 2022/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10月,一個拄著拐杖的中年男人行走在街頭,他手中還捏著一張照片,上面是一位笑容甜美的女孩。

中年男人來到一幢辦公大樓前,說女孩欠他330萬元錢。

只見照片里的女孩打扮時尚,身穿藍白相間的短裙,頭頂扎著紅色的米奇頭飾,肩挎黃色大包。

保安在這里工作5年,從沒見過照片里的女孩,也沒聽說過女孩所在公司的名字。

中年男人急得用拐杖不停地敲著地面,又一次感覺到自己上當受騙。

他不知道女孩住在哪里,只能一瘸一拐地在大街上轉悠,找路人打聽。

旅游拍照生感情

拄拐杖的中年男人名叫李木,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程序員。

7歲的時候,李木突然患上了小兒麻痹癥,落下了殘障。

原來活潑好動的他變得越來越自卑,獨來獨往。

但是,在學習上他暗自跟自己較勁兒,成績一直很優異。

后來考上了大學攻讀計算機專業,畢業后進入一家科技公司,每年能有90多萬的收入。

李木的父母都是工程師,退休工資也不低。

看著李木能賺錢養活自己,他們感到欣慰。

但是,有一件事讓他們操心,那就是李木的終身大事。

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陸續結婚生孩子,李木也渴望能遇見一個親密愛人,組建自己的小家庭。

雖然經濟條件還算可以,但小時候就形成的自卑,一直留在他的心底,揮之不去。

在父母的安排和朋友的介紹下,他幾次去相親,但沒聊幾句就能感覺出對方對他的嫌棄。

一晃就到了36歲的年齡,公司同齡的同事每天下班趕著去接孩子放學,而李木下班后還是一個人,他越來越著急。

五一勞動節有三天假期,李木又向公司請了3天年假,給自己報了一個旅行團,他想去外地散散心。

這是一個拼團,游客來自天南海北,大家互相不認識。

李木拄著拐杖行動不方便,總是走在隊伍的最后面。

第一天上午,除了跟導游聊了幾句,他跟旅行團里的其他人沒有任何交流。

下午,走在前面的一個女孩突然轉過身來,走到他跟前: 「能麻煩你幫我拍一張照片嗎?」

女孩的聲音爽朗,她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手機遞到李木手里。

李木還沒緩過神來,女孩就已經擺好了姿勢。

「快拍呀!」一聲溫柔的催促,讓李木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幸好他在大學里選修過攝影課程,舉起手機選好角度拍了下來。

女孩對他拍的照片非常滿意,連聲感謝。

女孩說自己名叫笑笑,32歲單身。

美景讓人心曠神怡,又遇上笑笑這樣活潑熱情的人,一向沉默寡言的李木也漸漸打開了自己的話匣子。

二人一路上邊走邊聊,遇到拍照的地方就停下來。

笑笑變著花樣擺出各種造型,李木舉起手機逐一抓拍下來,有時候用笑笑的手機拍,有時候用自己的手機拍。

看著鏡頭里的笑笑如花一樣燦爛,李木覺得自己的人生正值春天。

就這樣,他們跟著旅行團,從昆明玩到麗江,又去了大理,在洱海邊張開雙臂自由地呼吸。

一路上,李木成了笑笑的御用攝影師。

美好的日子總是過得太快,一周的旅游行程結束,旅行團解散。

在機場,李木和笑笑互相留了聯系方式,各自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為她花錢求好感

回到家的李木,整個人都顯得輕快了不少。

同事半開玩笑地說他在云南交上了桃花運,李木笑而不語。

他把笑笑的聊天框設置成了置頂狀態,工作間隙會發去幾句問候,提醒她多喝水、上下班路上注意安全。

還會隔三岔五找機會,把自己手機里給笑笑拍過的照片,發送給她。

笑笑提醒他有些照片發過了,但他總說自己記性不好忘記了,其實是想找機會跟笑笑多說幾句話。

笑笑就像他世界里的一道彩虹,在逐漸驅散他壓在心底多年的自卑感。

她的每一張照片,李木看了一遍又一遍。

特別是她臉上的一對小酒窩,笑起來又美又甜,讓李木心神意亂。

日夜的想念,讓李木產生了沖動,他想跟笑笑盡快再見上一面。

于是,他跟笑笑說自己近期要去鄭州出差,問她有沒有時間一起玩玩。

她有些驚訝,但很快回復說自己可以抽出時間。

很快,李木買了去找她的機票。

旅游后分別的第10天,他和笑笑終于又見面了。

當時,正趕上明星在當地開演唱會,李木花錢買了每張價值3000元的門票,請笑笑一起去看。

一天,他們又約著去了游樂園,一起體驗極地快車、波浪翻滾、大擺錘、海盜船、雙層轉馬等項目。

雖然拄著拐杖,但李木能玩的項目,都會陪著笑笑玩個夠;

不能玩的項目,他就陪著笑笑排隊,看著她玩,為她拍照。

從游樂園出來,李木又請笑笑去西餐廳吃一頓大餐。

吃飯時,笑笑說陽光太強烈,沒擦防曬霜容易變黑,還談到自己的父親最喜歡喝龍井茶。

李木聽出了笑笑的意思,吃完飯就陪笑笑去商場,買了防曬霜和茶,又給她買了兩件衣服。

在一起的這3天,李木花掉2萬多塊錢。

由于老板催著他盡快回去上班,他不得不跟笑笑道別離開。

回去后,李木每天跟笑笑聊天的時間更長,笑笑回復他也更快了。

幾天后,笑笑跟他提起想換一部手機,李木覺得這是笑笑給自己的表現機會,馬上說幫她買。

笑笑發來一個調皮的表情,問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好,李木說跟她投緣,希望她開心。

笑笑連聲道謝,卻對他買手機的事情沒有任何拒絕。

8天后,笑笑收到一款蘋果手機,在官網上查詢標價為3萬多元。

看到簽收的信息,李木馬上問笑笑對自己買的手機是否滿意。

他盼著笑笑的心向自己靠近,等著彼此之間的感情升溫。

為了哄笑笑開心,李木還特意收集了一些幽默故事,每天睡覺前講給她聽,笑笑經常被他逗得笑著前俯后仰。

6月中旬,笑笑給李木發來一條房源鏈接,說是自己看中的一套公寓。

之后,笑笑又補充說那個地段好,出行方便,離自己上班的地方很近。

一個女孩子在外租房居無定所,實在不方便。

她打算首付160萬,另外100多萬做按揭,可惜自己手上的錢不夠,父母也不支持買。

說這些時,笑笑顯得委屈又不甘,李木聽著心疼。

李木幾年前在父母的幫助下買了一套房子,每個月還貸。

父母都有自己的退休工資,所以他在經濟上沒什麼負擔。

所以,他當時就安慰笑笑,說自己會幫她想辦法湊首付。

笑笑滿臉不屑的質疑: 「上次買一部手機你就猶豫幾天,還能拿錢幫我買房子?別說大話了吧!」

笑笑的話讓李木有些傷自尊,但他決心要拿出最大的誠心,讓笑笑對自己另眼相看。

李木平時有理財的習慣,當時手中能自由支取的錢只有120多萬,其他的錢都是定期存款。

為了兌現給笑笑的承諾,他決定去銀行貸款。

明明說好只是幫她湊足首付,可李木卻突然決定為她準備房子的全款。

一下子便向銀行貸款了100多萬,加上手頭上的錢共330萬整。

7月,在笑笑簽買房合同的前一天,李木買好機票趕到了她的身邊。

笑笑得知李木竟然為自己準備了330萬,感到非常意外。

她問李木要收多少利息,李木連連擺手,一臉豪氣地說不收任何利息。

為了讓笑笑安心,他繼續安慰她說,自己還有一些積蓄,沒有什麼事情要急用錢。

笑笑僅憑幾句話就拿到了買房的全款,而且跟這個人相識不到2個月的時間。

她欣喜不已,對李木一陣恭維。

此時的李木春風得意,拄著拐杖幫笑笑看戶型,選樓層。

最終,定下了一套價值330萬的公寓。

李木付完后訂金,看著笑笑在購房合同上簽下了名字,之后又一次性把余款全部轉賬給了開發商。

直到返回杭州前,李木也沒向笑笑提出寫借款欠條的事情。

只要是笑笑想要的,他都想去盡力滿足。

在李木看來,笑笑已經對他產生了好感。

他計劃帶笑笑出去旅游一次,希望雙方的感情能順水推舟。

笑笑聽了他的建議,也表示贊成,還表示自己想去日本。

同游日本露破綻

日本也是李木一直想去的地方,沒想到笑笑跟他想到一塊兒去了。

李木總是主動的一方,他開始做攻略,看路線,定時間,買機票、估預算。

去日本的時間選在國慶期間,二人相約一起出發。

同時,李木還提前為笑笑買好了機票,幫她列好了出行要帶的物品清單。

出發的那天,李木早早地等在機場。

二人2個多月沒見,他擔心笑笑跟他有了距離感。

兩人見面后,沒想到笑笑除了自己的身份證和手機,其他的東西帶得很少。

她一路抱怨自己沒帶拉桿箱,在候機的時候,李木就在機場給她買了一款智能旅行箱。

之后又說忘記把耳機帶上,沒法聽音樂,李木又去幫她買了一副。

日本街頭的繁華,讓笑笑目不暇接,她早就想來這里了。

李木買了兩張東京的交通卡,二人盡情地游逛。

在銀座街區,李木為笑笑租了一套漂亮的和服,讓她穿上拍了很多照片。

看到商場柜臺里的化妝品,笑笑把護膚氣墊、美白乳液等等,都放到在一起,讓李木為她一一買單,像極了交往多年的男朋友。

二人在日本4天的花費,遠遠超過李木的預算。

但只要花錢能讓笑笑開心,李木就有成就感。

他相信錢能替自己表達愛意,笑笑也能看到自己的真誠。

之后,他們又去了日本迪士尼。

從迪士尼樂園出來后,笑笑聲稱自己的手機不見了,非常著急。

為了不讓家里人擔心,李木很快去買了電話卡,讓她打電話回家告知回國的時間。

當天,笑笑提出讓李木幫他買一部新手機,但這讓李木感到非常為難。

原來,之前幫笑笑付完330萬的房款后,他每個月發完工資,都要拿出一筆錢向銀行還款,還有利息產生,而這些都沒有告訴笑笑。

這次到日本,李木也沒想到笑笑會買這麼多東西。

如今他手上的錢所剩無幾,根本拿不出買手機的錢。

如果不留一點,回去路上萬一要花錢該怎麼辦?

笑笑提出的要求第一次被他拒絕,這個活潑開朗的女孩發火的樣子,李木從來沒見過。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剛說手上沒錢,她當場就翻了臉,跟他鬧起了別扭。

李木撐著拐杖,想法設法跟他解釋,說自己為給她籌房款欠了銀行的錢,目前手頭上很為難,可笑笑根本聽不進這些,對李木換了一副冷臉。

10月7日,二人日本旅行結束回來,在機場不歡而散。

估摸著她已經到了家,李木給她發去消息,卻招來了一頓大罵,警告李木以后不要再來煩她。

李木這才意識到,自己自始至終是一廂情愿。

為她花錢就給笑臉,錢花完了就變臉。

笑笑只是把自己當做一個移動的取款機,一味地榨取,二人不可能走到一起。

經過幾天的考慮,李木雖然不甘心,但癡心換不來真心,他決定放棄自己跟笑笑的這段關系,不想再糾纏下去,這樣身心疲憊。

于是,李木向笑笑提出,自己借給她買房子的330萬塊錢,不收她任何利息,但需要她簽一份借款合同,等自己有急事要花錢的時候,笑笑要把錢還給他。

結果隨即就被笑笑拉黑了。

本來就因為得不到手機而氣急敗壞的笑笑,這下暴跳如雷,還給李木發來幾段不堪入目的短信: 「你有病吧!是你追我呢,陪你玩過山車,我命都快沒了!房子是你來找我,為了追我,送我的!我讓你來了嗎?姐的青春不寶貴嗎?你是不是個男人,沒本事就不要追女孩子。你從頭到尾都透漏著惡心、無恥、恐怖!」

李木被她徹底罵醒,拿著手機僵在那里好一陣子,于是便打算盡快找她簽借款合同。

但是打電話卻一直沒人接。

李木又前往笑笑上班的地方準備當面跟她談借款合同的事,才發現她根本不在那個地方。

走投無路的李木只得去求助于媒體,可笑笑一直不接電話。

李木決定走法律程序。

他保留了當初的聊天記錄,其中還提到了還款的問題。

律師看了李木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立即表示有把握幫他打贏這場官司。

在如今的司法辦案程序中,聊天等記錄也被認定為有效的證據。

李木雖然沒有與笑笑簽訂書面合同,但口頭合同同樣生效。

因為,李木與笑笑的聊天中提到了兩個關鍵問題:還款和利息。

雖然李木說是不收利息,但相當于一份無息借貸協議,雙方意見達成一致后,李木才在笑笑地指使下把330萬元轉賬給開發商。

這兩個證據,就能判定借貸事實成立。

本來想私吞330萬元房款的笑笑,不得不接受法律的宣判,只得把這筆錢退還給李木。

而給笑笑買禮物,帶她出去旅行,李木花去了十好幾萬元,但只能當做花錢買了教訓。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