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無能的人,越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往往愛做4件事

我們都在生活中遇到過這兩種人:

一種人能力一般,卻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喜歡對別人的事情指指點點,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一種人能力出眾,卻覺得自己非常普通,樂于對別人的意見虛心學習,覺得自己需要進步。

哲學家羅素曾說:「整個世界的問題在于,愚者和狂徒對自己總是如此確信,而智者則滿是疑慮。」

人能力不同,會對同一事物做出不同的決斷,將命運導向了不同的方向。

越有能力的人,越明白提高自我的重要性;越無能的人,越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1、越無能,越無知

生物學家查理斯·達爾文說:「無知要比博學更容易產生自信。」

越是對事物一知半解的人,越容易以為自己已經站在了高點,去隨意評價別人。

其實,無知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還自以為有知的人。

這樣的人,如井底之蛙,只看到井口大的天空,卻以為那就是整個世界。

越是有能力的人,越能找准自己的位置,看到別人的長處和自己的不足;越是本事不大的人,越容易因認知的局限,高估自己的能力。

就像電視劇《婆婆來了》中的大哥王傳祥,剛到城市的他,沒有工作經驗,沒有學歷文憑,卻一心認定自己是賺大錢的人。

弟媳給他介紹了工作,剛上班就與人發生衝突,事後不僅拒絕道歉,還覺得是工作不好;

從來沒有做過生意的他,看到老鄉做生意賺了錢,自己也要做生意,沒本錢就企圖賣掉弟媳的陪嫁房。

看上去很不可思議,但這樣的事情卻在生活中時常上演:「成為攝影師有什麼難的,不就是拍照片嘛!」「設計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五分鐘的事情嘛!」

其實,這就是心理學中所說的「達克效應」:越是能力差的人,越容易高估自己的水準。

他們不僅不能正確認識自己的能力,還不能客觀評判事物。

難怪有人說:「知道自己無知便是覺醒,承認自己無知便是開竅。」本事不大的人,往往因為看不清本質而低估事物的難度,高估自己的本領。

人非生而知之者,明白自己的無知,瞭解自己的不足,便要勝出眾多無知且不自知的人。為人處世,不高估自己的能力,為自己找到正確的位置,便已贏了一半。

2、越無能,越衝動

一位精神科醫生說:「在任何情況下,你如何做出情緒反應,都是一種選擇。」

遇事衝動,缺乏理性,便選擇了隨時可能失控的人生;遇事淡定,沉著思考,則選擇了擁有長遠規劃的人生。

明朝政治家張居正,在沒有掌握實權之前,一邊用心思考當時社會出現的問題,一邊沉著隱忍,不衝動行事,不隨意「站隊」。

有一次,他很用心地給皇帝寫了一道叫《論時政疏》的奏摺,裡面說了很多朝廷出現的問題,但並沒有得到重視。

對此,張居正不僅沒有衝動地向皇帝討答案,也沒有消極氣餒。

他明白,自己還需要等待時機,然後再一展抱負。

于是他冷眼旁觀當時的內閣鬥爭,終于等到了命運的轉捩點,成為流芳百世的「救世宰相」。

真正聰明的人,從不做「初生的牛犢」,那看似勇猛的行為,不過是情緒化的表現。

怒時不言,惱時不爭。

遇事先思考判斷再行動,穩得住情緒,才能做事理智,不被情緒所控。

就如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信中所言:「在任何時候衝動都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如果忍耐能化解不該發生的衝突,這樣的忍耐永遠是值得的。

但是,如果頑固地一意孤行,非但不能化解危機,還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放下衝動,用理智處理事情,如此,方能最大可能避免因為能力壁壘所形成的問題。

然而,越是無能的人,越對自己有著過度的自信。

他們不收集資訊完善意見,就盲目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們不理性思考,就衝動行事。

聽風就是雨,一有點問題就跳起來。

這樣的人,大多會陷入人生困頓中,哪怕深受衝動之苦,也會放之任之,最終深受其痛。

3、越無能,越閉塞

認知如枷鎖,困住我們的思維,限制我們的未來。

唯有不斷學習,不斷擴大認知,才能不斷修正自己的思維,在錯誤中得到成長。

越是有能力的人,越會有意識地提高自己的眼界、見識、能力。

就如心理學上的「皮球原理」。

皮球體內的空氣,就像是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越是學習新事物,皮球體內的空氣越多,相應的,皮球外部接觸到的空氣也越多。

皮球外部所接觸到的空氣,便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所謂真正的知識,便是知道自己無知的程度。

「傻瓜認為自己是明智的,而聰明人則認為自己是個傻瓜。」莎士比亞亦如是說。

越是無能的人,越是認為自己無所不能,滿足于自己的現狀,不學習,不接受新事物,輕者止步不前,重者被世界淘汰。

反而是能力越大的人,越對新事物充滿好奇,對未知領域充滿敬畏。

紅了一輩子的演員陳道明,便心懷若穀,一直在學習的路上。

在拍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時,陳道明不過是去客串一下。

在劇中,他的戲份和臺詞都很少,但陳道明並沒有因此放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