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夫妻躲進深山,不懂避孕不愿結扎「12年生10娃」,30歲媽媽像40歲,丈夫:「多子多福,我很快樂!」

臣臣 2022/05/18 檢舉 我要評論

網上新婚的九零后夫妻一面倒地都是唏噓「一個都不想生」,可卻有一對夫妻,基本以一年一個的造人速度,12年時間一口氣連生了10胎。

人丁是興旺了,可生活卻是家徒四壁、靠低保度日,即便這樣丈夫依舊覺得生這麼多孩子沒問題。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對夫妻對生娃這件事如此熱衷?他們能否為孩子的成長和未來負責?如今的他們生活成了什麼樣子?

這對備受爭議的造娃夫妻,就是90后韋國則和他的妻子蒙秀萍。

2020年夏天,一位從事網絡自媒體行業的攝影師發布了一條視訊,內容是關于一對九零后夫婦生了九個孩子,而一家人卻生活在破舊的草棚,全家十幾口人只有男人一個勞動力,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靠他打零工賺錢,還有家里幾畝貧瘠的土地。

這條信息一出,瞬間引起了網友的廣泛討論,起初還有大量質疑聲,懷疑是傳播者在作假吸引流量。

然而隨著熱度的攀升,這條信息也吸引了越來越的關注,最終經過多方報道核實,真的有這樣一對夫婦,丈夫加韋國則,生于1991年,妻子叫蒙秀萍,生于1990年。

從蒙秀萍2008年生下第一個孩子,到2020年已經生了九個孩子,而且此時蒙秀萍還懷著第十個孩子,預產期在十一期間,也就是說30歲的她在12年時間生了10個孩子,這速度差不多也就是一年一胎的節奏呀。

隨著關注度越來越高,韋國則成了村里的網紅,陸陸續續來采訪拍視訊的媒體越來越多,而就在幾天后視訊的原作者卻刪掉了視訊,他解釋說自己是從一個網友口中得知他們的消息,起初是抱著精準扶貧的目的去深入了解的,但是沒想到后來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刪除視訊也是因為原來的內容中有些報道有悖事實。

不過,隨后就有網友扒出這位自媒體作者之前就曾策劃過一些博眼球的所謂「善舉」,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提高自己的流量。

無論始作俑者最后的目的有沒有達到,反正經過他的一手「策劃」,韋國家人丁興旺的事實已經所有人都知曉了,當然也是因為他的流量,這對大山深處的夫妻才能被人看到,以至于后面獲得幫助。

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初衷,促使他們這麼熱衷于生孩子呢?這還得從他們所在的貧困山區說起。

廣西河池市都安縣是最大的瑤族自治縣,這里層巒疊嶂,山石林立,有非常原始茂密的自然風光,對于城里人來說這里是世外桃源,可對于村里人來說這里是他們永遠走不出去的大山。

這里土地貧瘠土層下面全是巖石,甚至很難找到一寸平整的耕地,祖輩們只能徒手在山坳里尋找零星的平整地,播種一些玉米、南瓜、白菜這類比較好養活的食物,自給自足。

通往田地的路是村民自己用腳踩出來的,往往遠離村莊,而為了能更好地照顧莊稼,解決最基本的吃飯問題,很多人都會選擇在田邊建個小木屋就近居住,慢慢地越來越多的村民離開村莊,搬進了深山里,韋國則和妻子就是其中的一戶。

十幾年前他跟著同鄉去過廣州、深圳等很多地方打工,也是在此期間認識了妻子蒙秀萍。

蒙秀萍是瑤族人,從小沒讀過書普通話都說不明白,在工廠打工的時候只敢跟同鄉說話,就這樣跟韋國則慢慢熟悉了起來,漸漸地倆人發現他們有同樣凄涼的童年。

蒙秀萍的母親在她出生不到三個月的時候就去世了,因為她是女孩父親也對她愛答不理,出來打工之后幾乎就跟家里斷了聯系。

而韋國則是小時候被過繼給了別人,是十幾歲以后上學的時候哥哥找到他告訴他的,但小時候韋國則根本不相信。

不過,韋國則好一點的是,他的養父母不能生育,所以從小他就是村里少有的獨生子,平常看著別人家兄弟姐妹熱熱鬧鬧的,往往覺得自己很孤單,可真正長大后得知自己是被親生父母送走的,又倍感凄涼。

因為同樣不幸的童年,兩人很是心心相惜,慢慢便走到了一起,后面也就水到渠成地結了婚。

結婚第二年蒙秀萍就懷孕了,自然也就不能再出去打工,只能回到村里待產、照顧婆婆、耕種土地,而韋國則繼續在外面打工賺錢,每個月只給自己留少量生活費,其他的全都寄回家里。

隨著第一個孩子的出生,韋國則和蒙秀萍的造人行動進入開掛模式,基本上是一年一胎,后來韋國則的母親重*病,沒有辦法再幫忙照顧孩子,韋國則也就不再去外省打工,而是回到村里申請了低保,靠種玉米和去鎮里就近打零工為生。

因為小時候被過繼,沒有兄弟姐妹等經歷,韋國則堅信多子多福,家里孩子多才熱鬧,小孩才不會太孤單,妻子也認同他的想法,于是家里就不斷地添人進口,到了2020年因為此事聞名全國的時候,韋國則家里已經有了9個小孩,而當時的蒙秀萍還懷著7個月的身孕,馬上就要迎來他們的第十個孩子。

當記者問他們有沒有想過停下來時,韋國則說其實想過不再要了,但是自己不會避孕,妻子身體不好不能做絕育,而他聽村里人說男的做完結扎會影響身體健康,甚至以后干活都沒有力氣,自己還要出去打工養家,所以不能做。

很難想象吧,在現代醫學如此發達的時代,竟還有人對絕育的認知如此荒誕。不過,這也印證了他們村子的貧窮和落后。

不僅對計生常識不了解,韋國則夫婦甚至對生孩子都很草率,前六個孩子全都是蒙秀萍自己在家生的,其中一個孩子的臍帶還是用鐮刀砍斷的。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當初她生四女兒的時候難產,生了一個小時才生下來,村衛生院的醫生多次提醒他們要去產檢,但是韋國則夫婦根本不當一回事兒,直到后來得知不去醫院生孩子就沒有出生證明上不了戶口,后幾個孩子才去醫院生的。

因為蒙秀萍的普通話不好,所以當記者問起她這些年生產的危險經歷時,她都是輕描淡寫的幾個字,唯獨記得去醫院生的幾個孩子一共花了26000塊錢,太貴了。

不僅如此,因為頻繁懷孕生產,蒙秀萍整個人面黃肌瘦、眼窩深陷,細密的皺紋和眼袋讓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了十多歲,明明30歲的年紀,看起來卻像40歲,平時稍微干點活,腰椎和胸口都會刺痛,這都是生孩子落下的毛病。

可即便如此,夫妻倆也沒停下生娃的節奏,村書記說以前也曾去韋國則家里宣傳過計劃生育的政策,發放過計生用品,但是倆人最終還是堅持一直生。

可事實是,孩子生了一大堆,生活就越來越貧困,多生一個孩子就多一口人吃飯,所以即便一家人每個月的低保有一萬三四千塊,再加上韋國則打零工的錢,一個月的收入也根本養活不了一大家子人,更何況母親去世前還花費了一大筆醫療費。

因為家境貧寒,小孩子的衣服都是撿哥哥姐姐剩下的穿,大一點兒的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是駐村書記幫著募捐來的。

雖然家庭生活困難,但好在家里的孩子都很懂事,不需要大人太過操心。九個孩子已經有六個到了適齡上學的年紀,四個大的全都在隔壁村的希望小學,享受全免加營養餐的補助政策。

但是因為學校離家太遠,四個孩子都寄宿在親戚家,每周五由大哥領著步行40多分鐘回到深山的家里,不過回家的孩子可不像其他孩子那樣,可以好好休息,而是一進屋就得放下書包動手干活。

大哥給弟弟妹妹做飯,兩個姐姐去地里幫媽媽干活,小哥哥負責看著幾個更小的孩子玩,大家配合得有條不紊,孩子們偶爾爭吵也都是自己解決,沒有人管他們。

人活著,無非就是衣食住行,而韋國則家除了穿衣困難、出行艱難外,伙食和住房也也困難重重。

一家人一年的口糧就靠家里幾畝地,種完南瓜種白菜,一年四季的主食就是玉米,只是偶爾買買大米和豬肉,水果更是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舍得買。

這片賴以生存的田地到山下的村落步行要40多分鐘,趕上雨天更是舉步維艱,正因如此韋國則一家干脆把家安在了田地邊上,方便照顧莊稼也方便就地取材。

在韋國則家附近還有三五戶這樣的家庭,幾家人曾經想跟鎮里申請修一條從山坳到村里的路,但是費用太高他們拿不出自籌的那部分資金,而且這條路也不在政策扶持范圍之內,沒有辦法申請更高的補貼,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實,他一家子住的小木屋2019年就被判定為危房,原本村里的扶貧房蓋好了,村長想勸韋國則一家人搬進去,但他們思前想后還是決定繼續留在山里,只因離莊稼進,方便照顧。

直到2020年他們一家子的生活在網上火了后,韋國則才和妻子帶著孩子搬進了扶貧企業籌建的保障房,按照人口他們分得了一間50坪的二層小樓,但是韋國則沒錢裝修,一家人只能先住在毛坯房里,暫時購買了兩件電器,一臺冰箱用來放吃不完的肉,一臺洗衣機用來給蒙秀萍洗衣服。

之后村里又幫他們一家人落實了很多保障性的兜底補助以及醫療保險,一家人目前的溫飽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韋國則沒有舍棄深山里的木屋,偶爾還是會回去住住,因為他始終覺得那一畝三分地就是他最后的保障,如果以后老了打不動工了還是得靠土地吃飯。

韋國則成了「網紅」后,這個靜謐的山村曾一度熱鬧起來,各家媒體接連不斷的采訪也曾讓韋國則覺得疲憊,那些故事他說了很多遍也不想再說了,可是依舊有人來問。

更過分的是,還有人來到他家提出要收養孩子,不過都被韋國則一一回絕了,他堅定地表示,不管多苦多累都不可能把孩子給別人養,不能讓他們跟自己小時候一樣。

有人問他怎麼保證子女的教育問題,可在他眼里只要幾個孩子都健健康康他就很舒服,自己努力向前就好了,就像他在社交平臺上的簽名一樣「多子多福,我很快樂!」

有人說他無知所以無畏,也有人說他樂觀積極,但他們生活里的酸甜苦辣終究是外人無法真正理解的,只能祝福他可以一直這樣充滿希望的生活下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