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夫妻收養女嬰,成人後親生父母找上門,養母索賠800萬

李超 2022/04/27 檢舉 我要評論

她將收養的女嬰含辛茹苦撫養長大,女兒成人後,親生父母卻找上門來相認。沒想到女兒卻不顧多年的養育之恩,和親生父母越走越近,還因此舉辦隆重的認親大會。

萬般無奈之下,她向電視臺尋求幫助。向養女索賠200萬(約800萬新臺幣)贍養費,最終能成功嗎?

曾經的恩愛母女為何鬧到如此地步?這一切還得從1986年說起。

1、婚後不育收養女嬰

1986年正月,小鎮上熱鬧極了。在外打工的遊子也都紛紛背上行囊回家團圓,家家戶戶忙著貼春聯,紅燈籠高高掛迎接新年的到來。

在小鎮朝南方向銀行旁的那一棟獨立小樓是黃紅的家,樓下是穿流而過的大河,屋前是省道,卡車不時地經過。

此時黃紅和丈夫正吵得不可開交。原本兩人清晨起床還高高興興地商量做些什麼菜,晚上親戚們要過來吃年夜飯。卻被丈夫突然冒出的一句,「什麼時候我也能有個自己的孩子,」直接惹惱了。

已經不記得兩人是多少次因為「孩子」的問題爭吵了,黃紅和丈夫結婚多年,一直沒有孩子。這事兒讓丈夫覺得在人前抬不起頭。看見別人家小孩滿大街亂跑,難免覺得苦惱。

妻子要求丈夫跟著一起去醫院檢查,但是丈夫說什麼也不肯去,兩人便常常因為這事吵嘴。直到晚上親戚來家拜訪,兩人還陰沉著臉。

親戚一聊天,得知兩人爭吵的緣由後。沉默了一會兒,便湊到他們耳邊說,「我們那邊有一戶人家生了兩個女兒,但是那戶人家只想要兒子,老想著把女兒送給人家養。你們若是真想要個孩子,可以跟著我去問問。」

聽了這番話,黃紅和丈夫決定先跟著親戚去看看再做決定。

孩子是在去年的3月初九出生的,到現在也快一歲了。那戶人家條件不好,養不起太多孩子。他們表示,只要有人願意收養他的女兒,他們保證永遠不會與她相認。

一番商討後,既然對方表明了態度,何況人家已經有一個女兒了,也不用擔心把孩子養大後親生父母會找上門,兩人決定把孩子帶回家。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因為這個決定,會在多年後掀起一場劇烈的風波。

2、含辛茹苦將收養的女嬰撫養長大

把孩子帶回家後,讓孩子跟著丈夫姓萬,取名為 萬月。原本的兩口之家因為萬月的到來變成了三口之家,家裡的歡樂增添了不少,黃紅和丈夫也再沒有發生過爭吵。

家裡憑空突然多了個快一歲的孩子,自然瞞不過鎮上的人。黃紅和丈夫為此帶著禮品到家家戶戶求情希望大家幫忙保守秘密。他們不希望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想孩子在自卑中長大,這也是保護孩子的一種方式。

好不容易有了個寶貝女兒,夫妻倆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裡,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

萬月挑食,不吃辣不吃鹹。10歲時,親戚們相約到酒店裡聚餐,黃紅招呼著服務員過來,因為孩子吃不了調料味兒,讓所有點的菜不加辣椒和鹽。這讓在場的親戚們的臉瞬間拉了下來,其中一位親戚是個直性子,語氣裡沒好氣,「她不能吃,我們要吃的。這麼多人不能只依著孩子呀。」

服務員也尷尬地回答,沒辦法做。

最後還是另一個親戚站出來打了圓場,將所有的菜都做了兩份。一份不加辣和鹽,一份就按照正常的口味做,這件事才算甘休。

有時,萬月和鎮上其他孩子發生了糾紛,夫妻倆從來不會責怪萬月,而是他們登門去道歉。

撫養萬月多年,兩人一直將她視若己出,兩人對萬月的感情越深,越是怕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上高中那年,她去鄰居家串門,無意間聽見別人在討論她的身世。

她回憶起多年來父母對自己的呵護和關愛,從來沒對她有過半分苛責。內心對養父母十分感激。但是她對親生父母卻抱有一絲幻想和好奇,想看看他們的樣子,又想質問他們為何不要她?

回家後萬月不敢告訴養父母自己知道了被收養的真相,她想著就把這個當做心底的秘密吧。何況養父母對她很好,自己現在過得很幸福。

3、完成丈夫臨終前的遺言

2005年,黃紅的丈夫因病去世。在臨終之前,拉著黃紅的手囑咐,希望女兒萬月長大後能嫁給他的侄子。

黃紅說什麼也不願意,雖然萬月並非親生,但一直將她視若己出。丈夫侄子家的家境貧困,連一處房產都沒有,她捨不得將女兒嫁過去受苦。

可丈夫隨後的一番話卻讓黃紅改變了主意。讓萬月和侄子結婚,等于親上加親,以後兩人再生個一男半女,等于延續了萬家的香火。

聽到這裡,黃紅的心柔軟了下來。結婚多年,沒能給萬家生下一個親生孩子一直是心裡的痛。她含著淚答應了丈夫臨終前的託付。

家中的頂樑柱沒了,剩下母親黃紅和女兒萬月兩人相依為命。

此時的萬月也從大學裡畢了業,在一家公司裡工作。在母親的撮合下,萬月和侄子舉辦了婚禮。

在結婚那天,看著好不容易培養大的女兒出嫁,黃紅不舍地抹眼淚。她心裡也很愧疚,沒把女兒嫁個條件好的人家,為此還拿出了一套房作為女兒結婚的嫁妝。

婚後萬月生下了兩個女兒,在鎮上開了一家服裝店,生意還不錯。小倆口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

年輕人忙,黃紅就幫著他們帶孩子。她每個月的退休金也基本貼在了兩個外孫女身上,不過她也不在意。自己反正年紀大了,也用不了啥錢。只要孩子們高興、少點負擔就是她最大的心願。

3、親生父母上門相認

就在一切往好的方向發展時,意外卻發生了。

萬月的親生父母不知道從哪打聽到了萬月的去處。

一天,萬月正在服裝店忙著熨燙衣服,來了一對打扮光鮮的母女。他們也不看衣服,就笑盈盈地盯著萬月看,倒是把萬月盯著有些不自在了。

對方這才說出了來意,表明他們是萬月的親生姐姐和母親。他們也知道萬月有自己的正常生活,並非有意打擾。只是這麼多年沒見,過來看看她過得好不好。還讓萬月別有壓力,就把他們當作正常的朋友相處就行。

隨後他們添加了萬月的聯繫方式就離開了。

萬月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沒把這件事告訴養母黃紅。但是還是被人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得知這件事的黃紅既氣憤又擔心,自從丈夫去世後,她時常覺得孤獨。如果連唯一的女兒都不要她的話,她不敢想,未來的生活該怎麼辦?

想到這裡,她內心焦慮萬分。她急忙朝著女兒所在的服裝店大步跨去,向女兒求證這件事。

得知事情的真實性後,女兒向她再三保證不會再和親生父母有任何糾葛,黃紅才暫時放下心。

隨後的幾年裡,萬月只是偶爾在網上和親生父母那邊相互問候,也並沒有過分的行動。真正發生改變的是5年後發生的一件事。

2014年,萬月的親生父母因為房子拆遷,分了兩套房。一套在15樓,一套在8樓。他們準備將15樓的房子送給萬月,萬月拿出了15萬算是買下了房子,沒多久就搬進去住了。

養母黃紅知道了整件事,雖然心裡憤怒不已。但是因為害怕失去女兒,也只能強壓住心中的怒火。

此後的幾年,萬月和親生母親一家人走得很近,時常和他們一起相約著逛街吃飯,跟黃紅反倒越來越疏遠。

這一切讓黃紅深感惶恐,她擔心女兒會不計養育之恩。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情讓她更為擔憂。

一次,萬月的親生母親邀請他們一家人去吃飯。于是黃紅和女兒女婿,還有兩個外孫女一起出了門。快要到門口的時候,女婿來了一句 「去那麼多人幹嘛,家裡隨便弄點吃的就行」。

也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又或許是女婿這句話本來就是針對黃紅才說的。她只能臨時找了個藉口說自己不太舒服便轉身回家了。

回家後的黃紅坐在沙發上,一時沒忍住眼淚。

女兒一家人和親生父母的越發親近,使得她常常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外人。她操勞大半輩子,含辛茹苦把女兒撫養成人,在外孫女身上也花費了很多金錢精力。如今女兒卻認了親生父母。是果真不要她這個老母親了嗎?

黃紅整日擔心憂慮,還因此大病了一場。沒多久女兒萬月做的一件事直接觸到了她的底線。

親生父母把萬月和親戚朋友都聚在一起,舉行了一個分外隆重的認親大會。還拉上了橫幅,上面有一串顯眼的大字,「歡迎胡氏外嫁金花女回娘家」!

看著女兒在朋友圈分享的照片,他們身穿紅袍,撐上紅傘,臉上洋溢著微笑。

黃紅感到格外氣憤。直接跑到萬月的親生父母家討要說法,她站在門口大聲嚷著,「我女兒是姓萬不是姓胡,這算什麼回娘家,我才是她娘。以前她無依無靠的時候你們不要她,現在又來認回她,是幾個意思?」

面對質問,對方也不敢示弱。語氣強硬,「腿長在她萬月自己身上,她不過來,我們能強拉著她過來嗎?」

說完後,砰的一聲,把黃紅關在了門外。

這番話深深的刺痛了她,一時之間,竟找不出話反駁。她一句話沒說,悻悻的走了。

4、找上電視臺向養女索賠200萬

面對養母與親生母親之間的矛盾,萬月並沒有明確發表自己的立場。但私下仍然和親生父母來往密切。

在長期的精神崩潰下,養母再也承受不住了。心灰意冷的她找到電視臺請求幫助,如果解決不了,她有可能會將養女告上法庭。

在求助現場,養母黃紅明確提出了自己的訴求,如果女兒執意不顧他們多年的母女情分,要回到親生父母家。那麼需要養女萬月補償她200萬,從此他們之間的母女情誼也就徹底一筆勾銷。

關于200萬的索賠訴求,她也提出了緣由。把養女撫養長大,還照顧了兩個外孫女幾年。按照30年,一個月花費4000元(約16000元新臺幣)計算,就是120萬(約500萬新臺幣)。之前萬月結婚時給了她一套房,那套房按照現在的市場價值在80萬左右(約350萬新臺幣)。

說出了訴求之後,黃紅痛哭了起來。明眼人都知道,養母並非真正意義上想要這200萬。而是想用這種方式把女兒留在自己身邊。

而萬月全程表現得都很淡定冷漠,面對養母提出的200萬賠償她表示很感謝多年來的養育之恩,但是這麼多錢自己真的沒有。

在律師講完一番話後,這時萬月走過去抱著養母痛哭了起來。哽咽道,「媽,以後我會對你好的。放心,我不會再那麼對你,不要拋下我們了。」

養母黃紅也跟著流淚,哭著說,「孩子,我真的不想和你分開。」

最後,雙方選擇私下和解,主持人現場給出了調解方案:萬月需要一次性支付給養母10萬元(約40萬新臺幣),此後的每個月支付養母5000元(約2萬元新臺幣)作為贍養費。

雙方都表示同意,故事在這裡,算是畫上了一個句號。

至于這個句號是否圓滿,我們不得而知。

養育之恩大,還是生育之恩大?一直都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尤其是對于被收養的孩子來說,很難抉擇。

有句話說,父母恩大于天,可只生不養,算得上什麼恩?

養育之恩雖然給不了你最初始的生命,可是他給了你延續生命的基礎,第二次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機會。沒有他們,哪來現在的你?

養育之恩不能忘。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