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林子祥的修為:葉倩文當年與羽球教練過從甚密,他為何毫不在意?

黄朔 2022/09/20

1982年,初出茅廬的劉德華和林子祥一起出演許鞍華的電影《投奔怒海》。

收工后,林子祥拿吉他唱歌,時年21歲的劉德華在一旁看得癡迷。

八零年代很紅的英文歌曲《Nothing gonna stop us》被林子祥用炸肺式唱法演繹下來,把劉德華驚得嘴巴都快閉不上。

歌畢良久,劉德華蹭到林子祥身邊 ,「Lam哥,你睇下我可否轉型做歌手?」

然后,劉德華青澀開嗓,林子祥鼓勵后輩, 「有潛質,但還需努力。」

接下來的日子,他甚至一字一句地教劉德華唱歌。

多年后,紅足幾代人的劉德華依舊是全民偶像,林子祥依舊可以開全麥唱他的神曲《敢愛敢做》,《敢愛敢做》就是當年那首英文老歌的粵語版。

時間在他們面前都格外仁慈。

幾天前《聲生不息》的舞臺上,林子祥再次用一首武俠味十足的《耀足千分光組曲》串燒技驚全場。

當葉倩文林子祥夫妻手挽手入場時,多少人的港樂DNA動了!

大家都感慨林子祥老當益壯,魅力不減當年。

他和一身紅裙的葉倩文溫柔互動,讓人瞬間夢回1992勁歌金曲頒獎禮。

同樣是裹身長裙的莎莉姐,同樣是小胡子的林子祥。

兩人的眼神旁若無人,牢牢黏在對方身上。

林子祥和葉倩文愛足三十年,至今仍然甜蜜,膝下無子女的他們,和林子祥前妻生的一雙兒女感情都非常親密。

林子祥和前妻吳正元當初為了葉倩文分手,現在再見面,依舊是可以親切同框溫柔交談的家人關系。

吳正元三段婚姻兩個兒子,大兒子朱志威是和第一任老公生的,她帶著朱志威嫁給林子祥,生了兒子林信德,女兒林德懿。

朱志威呢,娶了很有名的太太,台灣日盛金控的千金關穎

后排從左到右是吳正元,朱志威,關穎

這一大家人,關系錯綜復雜,但難得的是無論前任現任,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他們都能友好相處,和和睦睦。

2005年,葉倩文被曝與網球教練楊尚仁過從甚密。

她不僅離開加拿大,定居舊金山,而且還出資幫楊尚仁開設羽毛球俱樂部。

楊尚仁出入都開著葉倩文的車,兩人更是住在同一屋檐下。

更耐人尋味的是,在這段時間,楊尚仁提出和台灣籍女友分手。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葉倩文都忙碌于羽毛球事業,幾乎是一個被歌唱事業耽誤了的羽毛球運動員。

港媒紛紛猜測,她和林子祥的婚姻恐怕已經有名無實。

誰知,2012年,葉倩文高調回歸香港,開辦演唱會,嘉賓竟然就是林子祥父子。

此后,他們一起參加了很多節目,如今在《聲生不息》,葉倩文贏了林子祥之后,特意跑到休息室觀察林子祥情緒。

而林子祥對她,尊重疼愛信任,一樣都不少。

他們為何可以做到這樣?

林子祥為什麼對葉倩文中途欣賞其他風景毫不在意?

從他的經歷中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1947年,林子祥出身在元朗一個醫生世家。

爺爺是Nethersole Hospital的院長,爸爸林達志是婦產科醫生,他為人親切,街坊們都很喜歡他。

港人歷來敬重醫生,林子祥和弟弟小時候曾是打領結穿西裝的小少爺,父母熱愛音樂,經常放黑膠唱片給他們聽,這算是林子祥最早的音樂啟蒙。

只是好景不長,在林子祥上小學的時候,父母失婚了。

不知道為什麼,父親對街坊鄰居的小孩都很熱情友善,對林子祥和他弟弟卻比較疏離。

一開始,林子祥和弟弟跟著媽媽生活。

那時,林媽媽也不過三十出頭,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兒子,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生活很吃力,到了林子祥國中時,媽媽遠嫁美國。

林子祥和弟弟回到父親身邊。

林達志將他們直接送進了英國的寄宿學校。

很多年之后,林子祥在采訪時曾談起這段日子對他影響巨大。

因為爸爸一段時間之后突然就斷了他和弟弟的學費生活費,兩兄弟一開始賴在學校,最終還是被趕走。

那時候,兩個十多歲的少年身上只有一兩英鎊,爸爸不給他們機票,媽媽又不聯絡他們,兩人只好靠自己謀生。

做過貨倉搬運工,清潔工,送報紙,鐘點工,這種生活足足持續了四年。

直到四年后,媽媽終于找到他們把他們接到美國。

但林子祥再也沒有返回校園,他終身痛恨一切有紀律的地方,不喜歡被管束,也不想管束別人。

但他對父母沒有任何抱怨,對于父親當年所為,他說了三句話:

「我一生都愛他。」

「他人好,心很軟。」

「但我和爸爸無話可講。」

在美國林子祥呆了七年。

頭三年打工,做電話銷售和股票實習經紀,他不喜歡,想逃走。

迷茫的日子里,林子祥最愛流連于運動場,他熱愛網球,打得非常好。

在這里,林子祥遇到一個姐姐。

這個姐姐工作過十年,婚齡十六年,對循規蹈矩的生活充滿厭倦。

兩個人發展成了一段姐弟戀。

期間,林子祥過著游手好閑的日子,每月領六十美金低保,天天在家看電影聽唱片,他說一年看了300多部電影,姐姐從來不干涉他,稱得上自由自在。

也許就是這段時間為他將來成為明星奠定了基礎。

1976年,當時已經成名的林子祥接受《好時代》雜志采訪,他坦率認真地聊了這段感情,雜志也真實記錄。

現在看看,當時的社會環境其實很寬松。

這種剛出道的小鮮肉和熟女的愛情故事,放在今天是要狂沖熱搜的程度!

Anyway,1975年,林子祥打算回港發展,姐姐沒有挽留。

許多年后,原華納唱片香港地區總經理吳正元想起1983年那個尋常的下午,她親自將葉倩文介紹給老公林子祥認識,他們客氣的互道「你好」那個瞬間,依舊覺得恍如隔世。

人生充滿了機緣巧合。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高樓大廈燈紅酒綠,香港藝人時髦,先鋒,前衛,他們代表著整個華語地區最頂尖的潮流文化。

其中,林子祥的國外背景讓他顯得尤為「洋派」。

在做歌手之前,他是吳正元的網球教練,熟悉之后,吳正元覺得這個男人很有魅力,是個可造之材。

吳正元本人也非常優秀,她既有學位傍身又是模特身材,干練優雅,一路順風順水升到華納高層,是香港中環精英女。

圖為林子祥和吳正元一起拍的廣告

當時吳正元已經嫁給了朱姓富商,1974年生下兒子朱志威,可惜遇上林子祥。

1976年,在吳正元的幫助下,林子祥出了第一張英文唱片《Lam》。

他地道的英語表達和英倫風雅痞外型,迷倒很多人,其中就有吳正元。

沒有資料顯示吳正元是什麼時候結束第一段婚姻的。

1977年,吳正元林子祥確立戀愛關系,1980年,吳正元懷孕,林子祥當時正在上升期不想結婚,但為了負責任,他們在英國登記。

同年大兒子就出生了。

婚后林子祥越發受歡迎,1986年張艾嘉邀請他拍電影《最愛》。

戲里他是律師林俊彥,繆騫人和張艾嘉兩個知性美女為了爭他斗得死去活來,大失風度。

這部戲質感上佳,林子祥對角色把握得很好,才華橫溢不茍言笑的中產男人林俊彥幾乎和他本人氣質完美重疊。

冷漠疏離,紳士克制,看似親切卻難以接近。

這就是林子祥本人,他為人總是有種霧里看花水中望月般的距離感。

八十年代上半期,香港就看許冠杰,林子祥。

只是譚詠麟張國榮的突然崛起,打斷了林子祥的上升通道。

再加上他和葉倩文的那段情。

1983年吳正元把林子祥介紹給葉倩文當老師,教她唱歌和粵語發音。

兩人相處甚為投契,林子祥為葉倩文打造了大熱金曲《零時十分》。

前前后后,他為葉倩文寫的歌大概有六七首,幾乎首首爆紅。

到了1992年《勁歌金曲頒獎禮》,兩人之間的愛幾乎無法掩飾,葉倩文自己也講,當時所有人都撮合他們在一起。

吳正元恨也恨過,鬧也鬧過,最終拿著3000萬離開香港,定居美國,兩個孩子跟著她。

葉倩文和林子祥是1996年結婚的。

他們的事業多多少少還是受了這段感情的影響,婚后兩人移居加拿大,淡出了娛樂圈。

后來葉倩文在采訪里聊到一些細節。

他們作息不對,林子祥愛早睡早起,她喜歡看電影玩電腦到半夜兩三點。

林子祥不太管兒子的事,他和前妻的兒子林德信和葉倩文很親近。

林德信在哪里讀書,住什麼價位什麼檔次的公寓,每月開支多少,都由葉倩文經手。

葉倩文對林德信的付出很多,還專門帶林德信去和成龍家房祖名玩耍。

她會帶林德信去打游戲里,看電影,吃東西,到處玩,林子祥做不到的事,她都可以。

甚至林德信后來入行也是葉倩文在一手鋪墊。

林子祥永遠就是淡淡的,慢慢的。

他們婚后因為一些瑣事曾鬧過失婚,后來的解決方式是分房住,各住各的房間后,一切矛盾迎刃而解。

2005年,是他們感情最受考驗的一次。

葉倩文當時瘋狂的熱愛打羽毛球,她和閨蜜朱玲玲都是羽毛球發燒友,那時候朱玲玲剛和霍震霆失婚,突然多出了大把自由的時間,兩人整日約教練打球。

打著打著,就有點情況。

葉倩文的教練叫做楊尚仁,30歲上下的年紀在美國羽毛球壇頗有名氣。

葉倩文得知楊尚仁在籌備自己的羽毛球俱樂部,就一心投資給他。

而楊尚仁卻堅決不要葉倩文的投資,只要求她出任俱樂部的理事。

為了這件事葉倩文甚至搬到舊金山定居,要知道2003年林子祥剛剛發生過嚴重的舞臺事故,耳骨碎裂,腦中出現血塊,后來持續治療還是損失了一只耳朵的聽力。

那是一個很特別的時間點。

葉倩文和楊尚仁被媒體拍到同進同出,住在一個房子里,為了羽毛球館的事情朝夕相對。

新聞被香港某周刊爆出,全港炸鍋。

葉倩文解釋,他們的確同住,但家里還有助理;

男生車子壞了,所以借他開;

關于楊尚仁和女友分手一事,葉倩文說: 「我哪有那麼大本事,他只是個小孩子。」

哎,突然發現,當初林子祥談姐弟戀的時候,也是差不多這個年齡的「小孩子」。

關于葉倩文的解釋,不管大家信不信,只要有一個人信就行。

2012年,葉倩文宣布復出開演唱會,邀請林子祥父子做嘉賓,一家人親密的在臺上又唱又跳。

人人都說林子祥能忍,其實不然。

在英國文化背景下成長的林子祥,信奉做人姿態要好看要有氣度。

他人生唯一一次失態,就是為了葉倩文。

1993年時,葉倩文和一個舞蹈老師跳舞時特別親熱,令林子祥心生不爽,甚至大打出手,新聞報的非常大。

那次之后,他和葉倩文就達成共識,「信任第一」。

再加上對于林子祥來說,婚姻里最重要的是幽默感。

一般人或看中忠貞不二,矢志不渝,或看重家庭經濟蒸蒸日上,夫妻雙方有話可聊。

很少人在意幽默感。

偏偏他覺得最重要。

他認為,他和葉倩文「能逗笑對方,對方也能讓自己笑」是最難得的事情。

而且你回看林子祥的來路,他和父母的關系很淡,和孩子的關系也很淡,唯一的濃烈都用在了葉倩文身上。

很多事情也許用今天的眼光看來難以理解,甚至離譜,但小編一直相信人性充滿幽暗隱晦,并非人人都要追求偉光正。

也許用他們的歌曲《愛到分離才是愛》來結束最為合適:

「誰再管應不應該只要在這刻濃濃的愛,既是人在旅途時永沒法肯定未來。

誰再管分不分開只要在這刻全無拘束的愛,世上原是太多路愛到分離仍是愛。」

世上有太多路,對錯有時候沒那麼重要,放松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