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豪門敗類」霍文芳:母親是霍英東初戀,2次犯下大錯被趕出家門

黄朔 2022/11/04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這就是愛情的奢侈,哪怕多有錢的富豪,也沒辦法左右它的走向。

已故香港富豪霍英東,有幸與自己的初戀在各自結婚之后再相逢,這已經是難得的緣分,沒想到, 他還能再次將初戀娶回家,并恩愛相守幾十年,這恐怕又是難得之中的難得了。

只是讓霍英東沒有想到的是, 他雖然最終成全了愛情,卻也為自己的家庭帶來了不小的傷害,以至于令霍家形象受損。

這是怎麼回事呢?那就要從 霍英東娶初戀馮堅妮開始說起了。

當年,霍英東不過是一介草民,隨母親到香港討生活。 生活的艱辛讓他不得已放棄很多東西。那時的他做過搬運工、糖廠學徒工,開過小雜貨店,可以說為了生活無所不為。

當人處于為一日三餐而奔波的時候,往往是不會想到對愛情的堅持的。霍英東用盡全身氣力,才開始進入商界,并為生活質量帶來轉機。

1953年,霍家的英東集團成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馮堅妮這個名字出現在霍英東的生活里,16歲的她是一個甜美、苗條,氣質如蘭的女子,尤其是在性格方面深深與霍英東相契合。

但是,霍英東卻沒辦法擁有她, 因為自己已經結婚,原配是任勞任怨,同甘共苦的女人,深得他的尊重,深受母親劉氏的喜愛。

而且, 呂燕妮還為霍家生下了三個兒子,一個人憑著單薄的吃苦耐苦精神,幫著丈夫打拼事業,孝順婆婆,愛護孩子,她真的不容易。

霍英東壓抑了對馮堅妮的愛情,本以為這一錯過就是會是一生的遺憾。可誰能想到,五年后他們又一次相遇。

只不過, 這時的馮堅妮竟然已經離了婚,而且獨自帶一個兒子,生活之艱辛讓成熟的霍英東產生護她周全的決心。

最終,在得到母親與原配的同意下, 霍英東悄悄將馮堅妮娶進了門,接納了她的兒子。

霍英東愛屋及烏,把他當親兒子養,并在其8歲時改名霍文芳,入了族譜。

馮堅妮的第一段婚姻是個秘密,幾乎不被人提及。但從其帶著孩子獨自失婚,并幾十年委身于霍家而心甘情愿的行為中可以想象: 她應該也是一個受過了愛情婚姻之苦的女人。

當霍英東用愛來溫暖馮堅妮的時候, 她內心充滿的是不盡感激,所以多年來她從不爭地位,不爭財產,始終默默地做霍家背后的女性。

有人將馮堅妮的這種行為稱之為認命,一個離了婚,還帶著孩子的女人,在那個時代真的不容易。 能夠遇到愿意接受自己,并給自己及孩子港灣的霍家,馮堅妮確實應該感激。

但她的兒子霍文芳卻在這溫暖、美好的家庭成長中迷失了自己的身份。

他始終不能理解,同樣是霍家的孩子,為什麼自己不能從商,同樣是霍家的兒子,他為什麼不能繼承霍家商業帝國。

看來,他早已忘了自己是「外來戶」的事實,還真是不見外呀。

為此,霍文芳沒少與霍家對著干,他也因此慢慢將自己推向了不歸路。 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母親馮堅妮勸過他多次,奈何不認命的霍文芳卻始終不肯認命。

錦衣玉食長大的霍文芳縱有良好的教育,卻資質平平, 比不了大房在商業上的精明能干,也比不了同母異父弟弟在學業、醫術上的精進、榮耀。

但霍文芳將這一切視為在霍家受到不公待遇的借口, 所以始終想著插手霍家商業,與大房兄弟的商業身份中分一杯羹。

為此,霍文芳打著霍家人的身份悄悄在外面干起了自己的生意。 可惜,他沒想到成也霍家,敗也霍家,霍家人的門面讓他備受尊重,但霍家的出名也讓他無法藏身。

在霍文芳仗著霍家人身份與人談生意的時候, 人家早一個電話與霍英東取得了聯系,畢竟那時霍英東才是霍家的掌柜,誰會繞過他而單獨與他家的兒子談生意呢?

為此,霍文芳自討了個沒趣,撞一鼻子灰之后向霍英東「服軟」: 我再也不涉足商界了,馬上取消所有的合作項目。

其實,霍文芳并沒有死心,他很快去了美國,在那里竟然參與走私,干起了軍火生意。誰不知道這活來錢快?但這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事情嗎?

因此,沒多長時間,霍文芳就被美國方面抓了。霍家這塊干干凈凈,正正經經的商牌,因為這個繼子被損毀。

霍英東自然非常生氣,他曾經告誡霍文芳: 如果再暗中打著霍家的招牌去干些私活,那就與他斷絕關系。

說到做到,霍英東在霍文芳坐牢半年后,將其保釋出來,并與他做了最后的交割: 從今以后,你與我霍家沒關系了。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幾十年相處的感情還是有的。

正因為如此,霍英東多次幫助霍文芳收拾爛攤子,比如霍文芳失婚時,就是他親自支付的高額失婚費用。

可這已經打動不了霍文芳了, 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混得這麼慘,都是霍英東沒將自己當親生兒子來待。

所以,霍文芳決定好好利用自己頭上的霍姓光環。很快,他便看準了基金這個當時正熱鬧的行業, 并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六寶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可事實上霍文芳根本不懂什麼金融,更沒有基金的從業資格。 可他姓霍,人們知道他是霍家的孩子,就沖著這一點,內心就對其信服不已。

正因為如此, 霍文芳的六寶基金項目一打開,便引來了不少的大客戶。這里面包括了內地的多位名人。

「聽說這家公司是霍氏集團的成員企業,有那麼大的集團兜底,我以為值得信任」

當年金姓女星就是這樣說的,可見霍家這塊金字招牌才是霍文芳行事的底氣與資格。

可惜,誰會知道這是一家沒有從業資格的企業呢? 誰能想到所謂的霍家人不過是被霍英東清出了門戶的「假霍」呢?

結果可想而知了,六寶基金很快被通報了違規,而受害人慌了,他們紛紛去討錢時才發現,霍文芳早在事發之前就甩包走人了。

400多位受害者,高達20億的大窟窿,一下子成為基金行業的一個巨雷。

此時霍英東已經離世,再也沒有人為霍文芳買單,而他也深知此事的嚴重性,所以早就隱匿于無人知道的地方去了。

你看,這就是知恩不圖報的霍家「異類」, 原本可以生活得很好,卻非要強硬出頭,結果害得自己過起了東躲西藏的生活。

但這似乎也說明了一個事實:不是一類人。

霍文芳雖然擁有了霍英東給的姓氏, 但他骨子里由始至終流著霍家人之外的血液,再怎麼提攜、改造,終究是無法與霍家融為一體的。在這件事上,想必是霍英東的一次錯誤決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