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羅康瑞:和原配何晶潔失婚,60歲再婚娶朱玲玲,百億家產惹爭端

黄朔 2022/09/20

有人說,直到60歲,羅康瑞才有幸霸占娛樂版面的頭條。

作為億萬身價的地產大佬,此前他一直在政經新聞里晃悠。

當年再婚的朱玲玲,從一個豪門又嫁入另一個豪門。

不但身價未受影響,而且還被外界看作是再嫁遇到了「真愛」。

有人羨慕,有人感慨。

實際上,男人的財富和女性的容貌,兩者之間產生的合力,已經糾纏存續了幾千年。

羅康瑞、朱玲玲,以及羅的存在感非常弱的結發妻何晶潔,

他們之間的故事,同樣也免不了俗套。

羅康瑞出生于1948年的香港。

其父羅鷹石,早年從開雜貨鋪起家,之后投身地產,白手起家成億萬富豪。

羅鷹石一生有9個子女,羅康瑞是他的第4個兒子。

雖然出生就頭戴富二代的顯赫光環,但15歲之前,羅康瑞時時想要脫離父親的「魔掌」。

與很多商人從不在家人子女面前談論工作不同,羅鷹石有一個奇特的癖好。

忙碌一天,每當吃晚飯時,面對幾個兒女,羅鷹石就開啟了孩子們最害怕的「話癆模式」。

你以為他會給孩子講外面的一些趣聞,抑或是講故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羅鷹石講的,全部是白天的工作,甚至自己如何處理問題的心得都會講一遍。

一開始因為孩子們年齡小聽不懂,他們還算老實。

等到漸漸長大,雖然還是聽不懂,可因為失去新鮮感,兒女們漸漸生出厭惡。

尤其是等幾個孩子上了小學慢慢懂事后,他們更害怕起父親的嘮叨來。

可兒女們又不敢明著反抗,于是就決定采取對策暗中應對。

于是有一天羅鷹石發現,這幫小子以前吃飯拖拖拉拉的,如今反倒越來越快。

吃完就找出各種借口趕緊遠離了餐桌和父親。

伎倆很快被戳穿,羅鷹石直接以父親的身份壓人,不給他們任何回旋余地。

每次只要看到孩子們想離開,他就直接呵斥:好好坐著聽我說。

就這樣從幼年到15歲,羅康瑞幾乎是聽著父親的「生意經」長大的。

1963年,羅鷹石決定送羅康瑞去澳大利亞讀書。

遠赴重洋自然是坐飛機,但羅鷹石卻吩咐兒子:坐船去,坐貨船去。

當媽的肯定心疼兒子,她在一旁建議,還是坐飛機吧,畢竟路遠。

誰知羅鷹石直接來一句:坐飛機就不必去了,直接到廠里干活。

羅鷹石在用自己的經歷要求兒子,想當年他從泰國返回香港,坐的就是貨船。

何況那時候的羅鷹石,還不到10歲。

沒辦法,羅康瑞只能登上前往澳洲的貨船。

慢、顛簸、走走停停,整整半個月的時間,羅康瑞估計苦膽都吐出來了。

從此之后,羅康瑞對坐船心懷恐懼。

來到澳大利亞的求學生活也不好過。

家里只給了他學費和日常在學校時期的生活費。

假期的生活費用羅鷹石一分不給,而且不準羅康瑞寒暑假回去。

所以每到放假,羅康瑞就得早早出去找兼職打零工。

餐館里刷盤子,酒店門口當門童,再有就是到工地當臨時工。

多年后羅康瑞回憶,那些日子他懂了什麼叫「手停口停」。

一天不干活,就沒有飯吃。

羅康瑞本以為糟糕的生活莫過如此,誰曾想更糟糕的情況還在后面。

1967年,因為香港局勢不穩定,羅鷹石早早把一年的學費及生活費給了兒子。

這可把羅康瑞高興壞了,一高興就容易犯渾。

每天晚上,他幾乎都會去唐人街吃宵夜。

夜市熱鬧不說,周圍更是有不少賭場。

在一次湊熱鬧時,他把身上的錢輸得一干二凈。

這可糟了,此前他通過打工,只要把假期的生活費賺夠就行。

如今把學費都輸進去了,要怎麼填補虧空?

他想向父親坦白,但是又不敢。

思來想去,羅康瑞只能拼命打工填補虧空。

羅康瑞在新南威爾士大學附近的餐館里刷盤子。

有一天,一個華裔木材商攜家帶口,從緬甸返回了香港。

木材商的女兒那一年9歲,名字叫朱玲玲。

由于自幼生活在緬甸,來到香港后,朱玲玲既不會英語也不會粵語。

幸而她有著極高的語言天賦,剛剛上學不久,她就能用流利的英語和粵語交流了。

另一邊,大學畢業后的羅康瑞返回了香港。

父親的企業遍布香港,起先他就在公司里上班。

每月800塊,做著最基礎的事情,主管時不時還找他麻煩。

他很清楚,這一切都是父親故意安排的,沉悶和壓抑的感覺充斥著羅康瑞的身心。

兩年后,羅康瑞想自己闖一闖。

他不敢直接找父親,而是通過母親向父親借錢。

誰知父親根本不同意他出去單干,甚至放言老四沒出息,別跟我這兒浪費時間。

最終通過母親的苦口婆心,羅鷹石答應借給兒子10萬,不過要按銀行的規矩還利息。

據說當時的羅鷹石還稍微動了下惻隱之心,順帶給了兒子一個建筑工程。

有了10萬本金,羅康瑞開啟了創業之旅。

先是工程做完后,連本帶息還了父親的錢。

然后他通過承包港英政府時期的公屋建設工程小賺了一筆。

羅康瑞在香港地產界忙著開疆拓土時,

19歲的朱玲玲正在喬治五世學校攻讀大學的預科班。

這一年,朱玲玲參加了香港小姐的競選。

值得一提的是,傳聞朱玲玲的父親和羅家,很早之前就有生意來往。

所以還在讀書時期的朱玲玲,很有可能就見過羅康瑞,甚至于兩個人還可能很熟悉。

但究竟如何已經不可考證。

憑借盛世容顏,當年的朱玲玲不但奪冠,還獲封最上鏡小姐。

不過接下來,朱玲玲卻并沒有在娛樂圈進一步發展。

在僅僅拍了一部電視劇《瑪麗關77》后,朱玲玲就投身了豪門霍家。

當年在龍舟比賽現場,霍英東的長子霍震霆邂逅了朱玲玲。

也有說法是,朱玲玲剛奪得香港小姐桂冠,霍震霆就對朱玲玲一見鐘情。

不管二人究竟相識于何時,從此之后霍震霆就對朱玲玲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雖然他們年齡相差14歲,但并不妨礙朱玲玲慢慢接受了霍震霆的求愛攻勢。

9個月后,朱玲玲便和霍震霆閃電般結婚。

當年的豪華婚禮轟動了香港也制造了20個之最。

1000萬的禮金、360桌宴席、4000多位名流參加……

這場豪華的婚禮當時也被外界稱「世紀婚禮」。

就在朱玲玲忙著嫁入豪門時,30歲的羅康瑞仍舊在忙于自己的事業。

他雖然也有一個億萬身家的父親,但一刀一槍都是自己獨自打拼的。

也因此處于創業早期的羅康瑞,其精力主要撲在事業上。

甚至于他和何晶潔的第一段婚姻,外界也鮮有談及。

另一邊,剛剛嫁到霍家的朱玲玲,很快便生下了長子霍啟剛。

此后幾年,她又相繼生下了二兒子和三兒子。

相夫教子的生活,在遠觀的外人眼里很是愜意。

但是個中滋味,似乎只有朱玲玲自己清楚。

朱玲玲最受不了的,應該是霍家嚴苛的家規。

剛嫁過去不久有一次出席某活動,朱玲玲把佩戴的項鏈首飾拿來后,

管家居然還讓她簽字登記。

事后朱玲玲才了解到,家里的這些大事小情都很嚴格。

另一個嚴苛的家規是霍家的兒媳婦不能出門做生意。

這一點在早年三個孩子年幼的時候,朱玲玲沒有感覺到。

等到三個孩子漸漸長大讀書,一個人在家無聊的她想做點什麼事情,才發現不被家里允許。

九十年代初期,朱玲玲入股和姐姐一起開過飾品店。

但是被家里知道后,引起了很大紛爭,最終朱玲玲不得不退出經營。

除此之外,朱玲玲和丈夫霍震霆,性格上也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

朱玲玲喜歡一切現代性的事物,同時喜歡旅行和運動,不過討厭社交。

而多年來,在演藝圈的朋友只有葉倩文一人。

相比之下,霍震霆則要傳統一些。

他既不時尚也沒有興趣愛好,生活和工作的重心都圍繞著父親霍英東。

而另一邊,還有永遠不會結束的交際應酬。

這種性格上的差異,隨著婚后時間的拉長就愈發表現了出來。

或許整個九十年代,就是朱玲玲自我掙扎的一段時間。

另一邊,羅康瑞的事業自八十年代進入內地上海。

這是他事業在今后如日中天的關鍵一步。

隨后上海新天地的打造成功,讓羅康瑞在內地市場站穩。

從地產開發到酒店經營,再到建筑材料,

羅康瑞漸漸獲得「上海姑爺」的綽號。

這時候的羅康瑞,也有了大女兒羅寶瑜和次子羅俊誠。

事業高高居上,婚姻看起來也很穩定。

此時的羅康瑞因為在內地巨量的生意,甚至被香港的商界稱為「粉紅商人」。

而九十年代的羅康瑞,還曾拉過特朗普一把。

當時,同樣的地產商人的特朗普,公司面臨破產的生死危局。

羅康瑞的瑞安地產和另一家公司,合力買下特朗普公司的一塊地皮,

最終成功阻止了特朗普公司現金流的枯竭,并迅速東山再起。

事業高歌猛進,而感情上,羅康瑞和妻子卻漸漸生出嫌隙。

另一邊,朱玲玲和霍震霆,也鬧過兩次分居風波。

2000年,朱玲玲和羅康瑞就傳出了緋聞。

此時,羅康瑞也已經和妻子何晶潔分居。

另一邊,霍震霆的緋聞之風也是一陣緊似一陣。

有傳言說,霍震霆結識了一位電視臺的新聞主播。

2001年,羅康瑞和妻子何晶潔正式失婚。

而朱玲玲與霍震霆,還在維持著表面的和諧。

此后幾年,除了和羅康瑞傳出緋聞,

朱玲玲的緋聞對象還有一位羽毛球教練以及羽毛球運動員謝中博。

一直到2005年9月,朱玲玲和霍震霆才正式失婚。

失婚之后,朱玲玲和羅康瑞的戀情也隨之確立。

她頻頻被媒體發現飛往上海約會羅康瑞。

2008年,60歲的羅康瑞正式和朱玲玲結婚。

當年的婚宴是在新加坡的四季酒店舉行的。

之所以選擇新加坡,是為了顧及到霍家和羅家的顏面。

即使如此,在婚禮舉辦的當天,媒體還是早早守在霍家外面,以等待他們的態度。

傳聞一場婚禮下來,整整花費1300萬。

羅瑞康更是高調宣布,要將瑞安集團百億的資產,分給朱玲玲一半。

據說正是這一舉動,直接導致前妻和兒女與羅康瑞反目。

傳聞何晶潔和羅康瑞失婚后,遠走澳大利亞和兒女們在一起。

失婚之際羅康瑞并未明確分給前妻財產。

如今朱玲玲作為一個再婚者,居然輕易拿到了羅康瑞多年來打拼的財富,

何晶潔自然心有不甘。

正是由于這個決定,導致羅康瑞的一雙兒女在畢業后不愿回國發展。

女兒羅寶瑜曾經從事過室內設計工作,2018年成為公司旗下的非執行董事。

不過有傳言說她遲遲不肯接棒公司的正式經營。

兒子羅俊誠更是有自己的生意,一直定居于澳大利亞。

這些情況,似乎并不能確定兒女和羅康瑞真的交惡。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羅康瑞和朱玲玲結婚的2008年,正值香港金融風暴。

當年羅康瑞的瑞安集團股價,曾暴跌過25%。

而在當年6月底,公司更是損失1.15億。

多年之后羅瑞康也曾表示,2008年公司曾一度陷于破產邊緣。

如果羅瑞康所言非虛,當年他和朱玲玲的豪華婚禮,

以及他放下豪言要將集團的財富分給妻子一般,就更像是一種公司外交上的策略。

畢竟,當年霍英東就曾坦承,兒子霍震霆和朱玲玲的豪華婚宴,

是為了幫助當時的霍震霆在國際的體育界打開知名度。

富豪們的豪華婚宴背后究竟還藏著什麼,外界又看不到。

不管傳聞是真是假,結婚十多年后,羅康瑞和朱玲玲的關系倒是顯得很恩愛。

所以相對于其他的同齡女性,在外界看來,朱玲玲自然是人生贏家。

值得一提的是,羅康瑞的兒子羅俊誠,還在2019年就與女友Joyce Chiang在香港登記結婚。

2020年,他們原定的婚禮因為當時澳大利亞的大火以及疫情兩度延期。

兩個人的婚禮隨后低調舉行,但并沒有邀請羅康瑞參加。

另一邊,自從迎娶朱玲玲,羅康瑞的娛樂頭條也愈發增多。

此外,關于其父羅鷹石旗下財產的紛爭,也不時讓羅瑞康登上新聞。

而他身邊的朱玲玲,無論如何似乎都不會吃虧。


用戶評論